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第一卷 病毒初踪 第9章 他,有点像杀手
作者:新班车| 字数:3204| 更新时间:2020年03月25日

童筝吓了一跳。

但实话,的确也是她的感受。

从钟光星一跨进办公室的门,那股阴冷气就扑面而至,童筝不是个胆弱女孩,而钟光星也不是那种满脸横肉的蛮汉,可童筝是实实在在从骨头里往外冒寒气。

“玲姐,你对这个人了解多少?”童筝问道。

“不太了解,我进大洲时,他已经在了。平时除工作上的必要对话,基本没有其他交流。”

“你刚刚提到了杀气,这个杀字,说不定用得很准确,咱们当医生的都知道一个词:白衣杀手。”

轮到乐玲恐怖了,“哇,你不会怀疑,他就是个白衣杀手?”

“有没有可能?”

“专杀病人?”

“也可以杀同行,杀医生,杀护士,杀别的各种行业的人。不过,杀病人应该是主要的吧。”

正好那边树林里有只鸟啊啊怪叫两声,让她们都悚然回一下头。

她们就分析,难道,钟光星刻意篡改检测数据,否定曹彪体内有病毒,是不让她们把曹彪作为病毒感染者来抢救,目的,要让曹彪无救而死?

除了这个目的,还能找出别的理由来吗?

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,跟曹彪什么仇什么恨?

童筝认为,钟光星这么做的理由,也许只有他自个心里清楚。

“不知曹彪心里有没有数?”乐玲问。

童筝摊摊手,“有可能连曹彪自己都无数,因为曹彪如果真跟钟光星结着怨,可能早就向我们表现出这种担心了,毕竟他有个仇人在这家医院里,他会没顾虑吗,可他一个字也没提过吧。”

乐玲迟疑了一下,慌乱地摆着手,“哎哎,是你凶案小说看多了吧,我说他脸上有点杀气,是凶神恶煞的煞,不是杀手的杀,白衣杀手这个词是人们用来诬蔑医生的,就不要往钟光星头上套了。”

童筝心想,玲姐到底是个当医生的女人,虽提到危险,还是不敢把人想得太凶恶。

两人聊了一阵,各自回家了。

童筝回家,屋里冷锅冷灶。

别人家的女儿回家,桌上早就摆好了香喷喷的热菜,系着油水裙的妈妈一见女儿到家就喜笑颜开,宝贝来啦,咱开饭喽。

可是她的妈妈是中心医院的大夫,重症科的主任,整天要面对的是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患者,这么说吧,那工作就是跟黑白无常拔河,拔的是患者的生命,从无常的钩镰下拼命抢回要被勾走的灵魂。

家里的饭菜,对女儿的照顾,那就显得无足挂齿啦。

也正因为如此,妈妈才拼命反对女儿从医,妈妈知道干这行会损失多少,亏欠多少,不想让女儿再苦一遭。

童筝在厨房搓手,烧锅作饭多麻烦,弄点泡面也太单薄,还是一个人去外面吃吧。

小区不远处夜市街有不少美食店,令人想起来馋涎欲滴。

要去店里吃就得换件衣服,此时她才发现已经换下来的几件衣服都没洗,妈妈和她都太忙,她都没有可换的干净衣裤。

没关系,妈妈肯定有库存。

拉开妈妈衣橱,从里面挑出一件套裙,穿上到镜子前一展示,年龄大增了一把。

又发现了三个假发头套。

女医生也好女护士也好,最适合留的是短发,因为长发容易沾染细菌和病毒,洗起来麻烦,像妈妈这样的重症科医生干脆就剃个男人一样的平头,工作之余参加什么活动就戴假发。

童筝也剃了短发的,她将这三个假发换着戴。

当把一个银发的戴上,镜子里显现的,就是个中年老阿姨了。

“喂,你是谁呀,怎么比赵医生还老了,啊哈哈哈……”童筝对着镜子大笑。

越想越感到有趣,干脆就这么着出去吧,看遇上熟人能不能被识破。

到了小区大门外面,她沿着人行道走,忽然间,发现那边公交车站头的长椅上,坐着一个人,正在打手机。

她一眼认出来正是钟光星。

钟光星是面朝大马路的,并没有注意到后面人行道上的她。

这条马路到了晚上还是挺清静的,公交车在21点后就没有了,所以站点都不会有人,钟光星一个人面对比较空荡的大路坐着,显得十分冷清。

霎那间童筝的心莫名其妙地蹦跳开了。

这种紧张来源于一种强烈的好奇:他到底在干什么?

在这里看到钟光星,如果是其他人,肯定要上去打个招呼,寒暄几句,毕竟对实习生来说检验科主任也称得上一位师傅,可以求得一些技术上的指导。

但现在情况不同。

钟光星已在乐玲和她心头投向浓重阴影,她们都把他往“杀手”上想了。

还是快点走开吧,管他呢。

可是,又实在不想离远,念头这么顽固,是想听听他在打什么电话。

她也有意把手机拿在手上看,似走实停的,全神贯注的样子,万一恰好钟光星回一下头,也不会认为她是在盯着他,无非是陌生低头族而已。

她听到了钟光星的声音:

“喂,我已经说了,我要让他完蛋,你以为,摔这几个臭钱给我,就可以打发了?多少?一百万?去你的吧,再加一个零也未必够,人家王建林都说了,一个亿都是小意思,当然,老子知道你拿得出十个亿,但就算扔十个亿过来,我就会乖乖地按你的思路走了吗?你别忘了,我是个男人,我有男人的尊严,尊严你懂吗……把我惹急了我端他的全家你信不信?对,斩草除根……”

其中还夹杂不少骂人的脏言污语。

童筝越听越害怕。

杀手!

错不了,果然钟光星在充当杀手,而且是受雇用的杀手,你听听他都在跟雇主讨价还价呢。

一百万都嫌少,一千万未必够,还想要一个亿,甚至十个亿?

谁会出这么多钱雇他杀人呢?这个雇主肯定是个家底非凡的人。

是谁呢?

其实童筝好像料到了。

这个人就是……

正在猜测,就见一辆轿车从那边十字路口转过,雪亮的灯光照到站台上坐着的钟光星,向站台前开来。

小车到他面前停下,驾驶员下了车。

童筝倒吸一口凉气,路灯照出那个人,不是别人,正是她心中猜到的那位。

高恬!

没错,正是高恬,他下了车,就向钟光星打招呼:“我说了会请你到天豪大酒店喝酒的,你咋的一个人找个小酒馆就喝上了呢,怎么样,是不是喝高了?”

“谁说我喝高了?太小看我老钟了,再来一瓶四川大老窖,不在话下。”

“不是吹?那我可拉你走,再去开一个,行不行?”

“当然行,你的酒,我不喝真是傻了,我天天吃你喝你也吃喝不穷你,高恬你小子太塔妈有钱了……”

“是呀,咱俩谁跟谁呀,只要我高恬生意兴隆,财路不被挡着,还能亏你钟哥吃的喝的吗?”

钟光星站起来想上车,忘了站台比路面要高一级,一步踩空扑通就摔在车边。

“哈哈你还嘴硬,喝成这个熊样了,不过,你真还想喝,那就别大老窖,直接茅台,一万以上的,咱俩去弄一瓶。”

高恬把钟光星扶上车,开着车走了。

童筝目瞪口呆地看完这一切。

她的猜测,坐实了。

钟光星当杀手,雇主就是高恬。

高恬出钱雇钟光星杀人。

要杀的人是谁?

肯定是曹彪啊。

事情脉胳是如此的清晰明了,钟光星的行为有了妥妥的解释,简直是天衣无缝了。

那么,钟光星打算怎样杀死曹彪呢?

目前来看他就是在曹彪血样检测问题上搞鬼,在王青第一次检测完后,不让王青按正确结论填报告单,只写了有关炎症的显示,把病毒存在的数据给隐下不填。

在王青第二次检测填报了正确的数据后,他还要强加干涉,威逼乐玲将那份报告单撕掉,再让王青在一份空白单上写上“未见任何病毒征迹”,代替那份被撕掉的报告。

这样做不是太显了吗,难道钟光星不担心遭到乐玲和童筝的质疑吗?

其实童筝也清楚其中的奥妙。

从职位上来说,虽然钟光星和乐玲不同科,不属于上下级关系,不过钟光星是科室主任,在民营医院里属于中层管理,而乐玲的主治医师充其量算下层干部,地位上是有差别的。

民营医院就是民营企业,在一切由老板说了算的系统内,职位高低是相当微妙的。

高一级的可以到老板面前反映低一级职员的种种不是,而低一级的就没那个资格,你敢去老板面前揭露哪位高一级职员的缺点,就有点犯上的嫌疑。

一般的老板都不会欣赏挑上级刺的职员。

钟光星深谙这一点,才会摆出上司般的腔调,吃定乐玲不敢顶撞。至于童筝,他更不可能放在眼里。

可以说钟光星明目张胆,有恃无恐,因为,毕竟这是大洲医院,即使乐玲她们向上反映,无非到徐院长那里,而徐院长也是服从董事长高崇元的。

现在一个内幕摆在面前,钟光星跟高恬的关系,非同一般。

这就是钟光星底气所在,他根本不怕谁去告他状,因为他本来就是在替董事长儿子做事。

童筝没任何食欲了。

她想回去,可是,又很不甘心,她希望能获取更多一些有关高恬跟钟光星关系的信息。

亏得穿了妈妈衣裙,还戴了个银发头套。

她无意间一摸衣兜,里面还放了一副眼镜,拿出来是一付茶色的,戴上后知道是平光,不影响视力。

太妙了,现在这个样子就算从高恬和钟光星他们面前走过,谅他们不一定把他认出来。

她用手机约了一辆网车,前往大豪酒店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